第一百零五章 放手去做 - 傲世九重天

第一百零五章 放手去做

总而言之,这位暗夜挑战者的出现,在铁云城武者之间,掀起了一阵很热闹的风潮。一开始还有人敷衍了事,但到后来那些敷衍了事者敷衍一场之后,暗夜挑战者从此不登门了…… 于是,自己反而成了“弱者”。走到哪里都有一群人指指点点:看啊,就是他,平常吹得自己多么多么牛叉,结果就跟暗夜挑战者打了一场,人家不去了…… 于是就有人凑趣了:为虾米不去了哇? 因为丫不够格嘎嘎嘿 欧,原来如此,茅塞顿开,兄长大才啊。我原来还真以为他很牛叉呢…… 哪里哪里哇哈哈哈…… 于是乎……丢人丢大了。 前车之鉴在前,后来者们哪能不打起了精神?多打一天算一天啊。多打一天……就为自己提升一天的人气啊…… 楚阳转了几个圈又回到大街上的时候,已经是成了一个苍白脸色的少年,头发乱蓬蓬的,左脸上居然还有一颗痣,右脸上不知如何居然弄上了一块伤疤。看起来十分丑陋。 楚阳就这么大摇大摆的,龙行虎步的往前赶,赶往自己今天的目标。路边人群中不知是谁突然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吼一声:“嗷!看啊,暗夜挑战者哇……” “在那里在那里?” “那不是?” “快快快,快跟上去。” “貌似这方向还是去昨天的流星武馆?难道流星武馆昨天居然坚持下来了?” “嗯,有可能。” “哎……开庄了开庄了,我赌流星武馆今天还能坚持下去十两银子;来来来,有兴趣的赶紧来下注了嘿……” “我押暗夜挑战者,十两。” “我押……” 一群好事者一拥而上,七张八嘴,兴高采烈;簇拥着这位暗夜挑战者,浩浩荡荡的向着流星武馆走去…… 楚阳两眼看天,大踏步前行;心中却是有些好笑。没想到自己完善自己的武功的方式,居然给铁云城带来了这么多的乐趣…… 自从领悟了水之柔力,楚阳就开始考虑,如何将这水之柔力引用到剑法掌法拳法等等方面去。 剑法有柔风剑,飘云剑,这些都是轻柔的剑法。但,是剑招柔;而不是力量柔。如何能让一把刚硬的剑,发出水一般的柔力,才是楚阳要考虑的事情。 要柔,但不能温柔。柔,但要有杀伤力。这对于崇尚力量的这个大陆来说,还是一个从没有人涉及过的领域。 刚柔并济,并不是说你前一刻威猛如山,下一刻轻柔如风就是刚柔并济了。而是元气的内中形态转化到每一拳每一剑;才是刚柔并济! 楚阳很明确的知道,若是自己真的做到了,那么,无疑就是开创了九重天大陆武学的先河。而且,也将是一门威力无穷大的杀敌保命功法。 这样的功法,要渗入九重天神功这种绝世神功之中去,难度之大,可以想象。 唯有战斗,战斗,不停的战斗!从战斗中去一点一滴的体悟,才能最终总结出来。老是坐在那里冥想……想破了脑袋也是枉然。 所以楚阳才化身为暗夜挑战者,前去挑战这些成名武者。而且楚阳的挑战,是以目的性的,一天挑战两个或者三个。其中必定有一人是刚烈的功法,还有一人是偏向于阴柔。 每一次战斗之后,楚阳都要费尽了功夫来回忆这场战斗,从中找出柔水之力运用在战斗之中的所有途经。而这段时间里,神秘的九劫剑剑魂一直保持沉默,一次也没有出现。 摆明了就是要让楚阳自己来领悟! 记得自己第一次外出挑战回来参悟的时候,剑魂说过一句话:你领悟的,才是你自己的。我告诉你的,则是九劫剑的。 这就是根本上的不同! ………… 看着已经出现在眼前的流星武馆,楚阳挽起了袖子,兴高采烈的大吼一声,就冲了进去……又一次挑战开始了…… 身后,大呼小叫的众人开始纷纷押注,坐庄的忙得不亦乐乎…… …… 与此同时,铁补天也在皱眉,他自从掌握了铁云政权以来,从来没有任何一次,让他觉得如此的难以作出决断。 唐心圣! 看着楚阳列举出来的十二个理由,铁补天不停地叹气;根本不用调查,列出的这些理由统统旗帜鲜明的指向了同一点:唐心圣是奸细! 就连睿智如补天太子,在看到这十二个疑点的时候,也认定了这一点,毫不怀疑。 铁补天只是感到了一种震撼,是的,震撼!一个奸细,在铁云国十年,风生水起,巍然不倒。而且,隐隐成为了铁云国的圣人! 这……这还是奸细么?铁云国所有的官员,竟然还没有一个奸细做得好!为官清廉,为民做主,为人正直,朝廷内外,一片赞扬,天下州县,一片拥护…… 铁补天苦涩的笑了笑,这样的……一个奸细! 这样的一个奸细,若是一旦作乱,那么,所能起到的作用,将是毁灭性的!他能够很容易的就掌控大部分舆论走向,利用民声民愤等一切可以利用却不好被控制的手段,将整个铁云国,搅成一锅粥! 至于清除……正大光明的逮捕,宣判,显然是不行的。没有人会相信,这样的一个好官会是别国的奸细。一个搞不好,那就是动乱立即起来。 铁补天沉默了一会,问道:“御座大人怎么说?” 在他对面的乌倩倩,稍有些局促的道:“楚御座说,先看看太子你的意思,顺便通通气。” 铁补天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太足,只要在他面前,乌倩倩就莫名的感到自己貌似是低了一头,而且,那种沉凝的王者气势,压得自己无法喘气…… 在这一点上,乌倩倩无比的佩服楚阳。那家伙跟自己是一个门派出来的,功力还不如自己,但他在铁补天面前的时候,就没有一点的紧张,甚至……他比铁补天还要放松! 更离谱的是……有时候他们两个在一起,铁补天竟然会有些紧张! 这真是不可置信的事情! “我的意思?不!”铁补天笑了起来:“通通气是真的,但他决不会看我的意思。”在听到了楚阳这句话之后,铁补天紧绷的心情竟然莫名的放松了下来。 “这位楚阎王,是不是又失踪了?”铁补天歪歪头,眼睛眨了眨。这显示太子殿下心情很好,居然会开玩笑了。 楚阎王……铁补天的确是想起这三个字就想笑。真的想不到楚阳这才短短的时间里,就建立起了这种盖世的凶名,这也太有才了! “是。他这段时间行踪一直很神秘。”乌倩倩有些惴惴不安,为楚阳担心。 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铁补天的回答差点让乌倩倩一下子从椅子上栽下来。一个不安于本职,三天两头的失踪的人,太子殿下的评价居然是:那就好那就好。 这是什么道理? “告诉他,按照他的意思,放手去做。”铁补天微微一笑,道:“我会配合他的,一点后顾之忧也不会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