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她是你的弱点!【三更,求月票!】 - 傲世九重天

第一百一十一章她是你的弱点!【三更,求月票!】

“不谈这个了,这个小姑娘,你打算怎么办?”铁补天对楚阳使了个眼色。 “离开皇宫再说吧。”楚阳向着杜世情行了个礼,道:“杜先生,多谢你,我又欠你一份人情。” 楚阳的话,说的很隐晦。欠一份人情……似乎很平常的一句话,但就连杜世情也不知道,楚阳这一次却是为他留下了以后在万劫不复的时候的一次救赎! 楚阳问心无愧,杜世情救了莫轻舞一次,那么,楚阳一定会铭记在心。再说,杜世情也是一位让自己尊敬的长者…… 杜世情呵呵一笑,挥挥手,丝毫不以为意。 从皇宫告辞出来,铁补天看着楚阳就像抱着宝贝一般的抱着这个小女孩,不由得皱了皱眉:“楚御座,虽然我说出来你不一定觉得舒服,但孤还是要提醒你,这个小姑娘,很可能会成为你的弱点。” 楚阳一皱眉,抬头看着铁补天,阴沉的问道:“什么意思?” “你对这小姑娘是真心的喜欢,这一点我看得出来。但你这种喜欢若是流露于外,被第五轻柔的探子发现的话……”铁补天淡淡地道:“恐怕你对她的喜欢,反而会害了她!楚兄,慎重!” “不错。”楚阳悚然一震,顿时想到了这一点,以现在自己的与第五轻柔死敌的身份,一向做事不择手段的第五轻柔,还真的可能这么做。不由得深深看了铁补天一眼:“多谢提醒!” 只是,对莫轻舞两世的歉疚和思念,楚阳就算是再无情,但看到这个自己重活这一生最大的动力和最大的牵挂,如何能做到不爱护? 楚阳坐在铁补天的马车里,紧紧蹙着眉头,看着怀中的莫轻舞,心中满是感谢上天。终于,两人又活生生的在一起了…… 虽然莫轻舞还小,还是个小女孩;但没关系,我可以等。我等得起! 马车在一个隐蔽的角落停下,楚阳抱着莫轻舞一跃而出,身子闪了几闪,就从铁补天的目光之中消失。 铁补天看着楚阳抱着那小女孩离开,不由轻轻叹了口气。 那女孩是谁,铁补天没有问。因为楚阳并没有说,作为伙伴,铁补天绝不去问伙伴不愿意说的事情;这是一种信任。 但铁补天能明显感觉到,楚阳对这个小姑娘,还是倾尽心意的喜爱,并没有因为自己那一番话而作出什么改变。 或者说,他想改变,却改变不了…… 铁补天轻轻的叹口气,喃喃道:“原来你也不是一个无情的人……希望你好运吧。”转过头,轻声道:“走吧。” 马车辘辘,重新启动。 在铁补天的心里,楚阳虽然有时候也会表现出少年人的心态和动作,但那都是在一些无伤大雅的时候开个玩笑。但做起事情来的时候,楚阳就变成了一个精密的计算机器。绝对无情,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,一切都只为了最后的目标努力! 屠杀这种事,对楚阳来说,甚至比吃一顿大白菜还要平常和无味。他一直认为楚阳是一个无情的领导者,绝对的决策者。 什么都不在乎,权势不在乎,荣华富贵不在乎,别人的生死不在乎,疯狂起来连自己的生死也可以不在乎! 但今日莫轻舞的出现,却让铁补天看到了楚阳的深情和执着。 他不知道这样对楚阳是不是好事,但却没来由得心中感到了一种开心。是一种为朋友的那种开心。今天之后,才感觉到,楚阳并不是一个机器,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! 楚阳一路回到补天阁,然后从密道进入,回到自己的房中。乌倩倩正在里面,面具狰狞,黑袍罩身。见楚阳突然回来,居然还带回来一个昏迷的小女孩,也是吃了一惊。 但看到楚阳脸色,还是选择了不问。 “下午来的那个人呢?”楚阳问道。 “昏迷中。”乌倩倩同样淡淡地道:“他的伤很重。” “好,没死就好!”楚阳快速地道:“准备一辆马车,天黑之后,我要带着他们去流翠湖。”现在,流翠湖那边已经建造完毕;完全可以住人了。 乌倩倩点点头,道:“太子殿下说,唐心圣的事情,完全按照你的方法和手段来,不需要经过他。” 楚阳“哦”了一声,淡漠的道:“知道了。通知天机堂,对唐心圣的调查结束吧。另外,让烈血堂今天晚上派人,将唐心圣拿下!注意,要用盗贼或者别的身份,不管是成功还是不成功,但若是有谁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补天阁的身份,杀无赦,诛九族!” 乌倩倩浑身一震,豁然抬起头:“你……太大胆了吧?” “大胆?”楚阳皱了皱眉,轻声道:“我甚至在担心,今天晚上动手会不会太晚?”楚阳有些后悔,应该先全部看过一遍资料之后,第一个抓唐心圣才好!但现在,已经处置了这么多的官员,必然会引起唐心圣的警惕。 唐心圣既然以一个奸细的身份,能够在铁云国做到这一步,心智绝对是上上之选。绝对会感觉到他自身的危机! 所以,楚阳对烈血今天晚上的行动,抱的希望并不是很大。而他现在要考虑的,是万一抓不住,该如何进行下一步。 不管抓住还是抓不住,下一步才是最关键的。 楚阳本要亲自出马的,但莫轻舞的出现,却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莫轻舞昏迷不醒,楚阳要陪着她。 天下大事固然重要,但与莫轻舞相比……天下大事又算个屁?天下大事再重要……那也不是我老婆啊,…… 流翠湖,楚阳暂时将莫轻舞小心的放在了自己床上,支着下巴坐在床前,痴痴的看着。 我努力,我拼搏,我宁可与苍天作对,宁可与命运作对;宁可万劫不复,只是为了今世与你的重逢!只是为了我要补偿你! 我要爱你! 轻舞!…… 原本与你的相逢在十年后,但这一次,我们提前见面了。看着床上稚嫩的脸庞,楚阳轻轻叹息一声,心中忽而酸涩,忽而甜蜜,呼而迷惘…… 我长大了,可你还是这么小……轻舞,什么时候,你才能变成前世那个莫轻舞? 一舞一生苦……若如此,我宁可一生不看你美妙的歌舞,也要让你快活…… 隔壁传来一声呻吟,随即悉索索的声音响起,接着,一个粗壮的身影,就出现在门口,声音嘶哑的问道:“小姐如何了?” 楚阳默默地站起来,看着门口的这个黑衣大汉。 黑衣大汉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来,看着床上的莫轻舞,先是小心的伸出手指,试了试鼻息,脸上顿时如释重负,一屁股坐在楚阳刚才坐的椅子上,咧嘴一笑:“小姐没事了,谢天谢地。” 这黑衣大汉脚步矫健,动作很快,脸色虽然还是有些苍白,却已经没什么大碍。看来恢复的不错。楚阳不由感叹,王级高手,恢复力就是强悍啊。 他抬起头看着楚阳,眼神中充满了无限感激,重重抱拳:“多谢!小兄弟,今日多亏了你!大恩大德,容图后报。” “帮你,并不是为了你的后报。”楚阳淡淡的笑了笑:“你怎么样了?” “我没事,只是身体有些虚弱。”黑衣大汉眼中射出强烈的恨意:“在连云山遭遇黑魔手下的围攻,老子却没想到,连黑魔麾下双王也在其中。一时不慎,被他偷袭了两拳。不过不打紧;就是小姐让人揪心,哎……” “连云山……”楚阳有些震惊。连云山,在七百里之外;他受了黑魔偷袭,身负严重内伤,居然还在一天之中赶路七百里来到铁云城! 这还不算是他路上打听的时间;要知道,杜世情在铁云城的消息,不会有人主动告诉他。必须要经过打听,才能得知…… 这个人的韧性还真是强大! “小兄弟,你到底是哪一家的?我怎地看你如此面生?”黑衣大汉喘了口气,端起边上楚阳的茶杯一饮而尽,抹了抹嘴问道。 “什么哪一家的?”楚阳皱皱眉。 “你是中三天哪一个家族的?”黑衣大汉睁大着眼睛。 “我不是中三天的。”楚阳无奈的笑了笑。 “那你怎会认识我家小姐?还知道小姐的名字?还知道黑魔?”黑衣大汉两眼一瞪,虽然只是平常的问话,但他长得着实粗鲁了一些,一瞪眼,连两腮的虬髯也几乎炸了起来。 “……”楚阳颇感这个问题有些难以解答。难道说:老子是重生回来的,是你小姐的老公? 若是那么一说,楚阳可以保证自己这个‘救命恩人’立即就会被饱以老拳! “此事一言难尽!”楚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,转变了话题,问道:“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 那黑衣大汉看着他的表情,却露出一个“了解”的笑容,咧着大嘴道:“哦,哦;原来这样,我明白了,呵呵呵……既然如此,我不问不问。” 楚阳愕然。 你明白啥了?又是什么‘既然如此?原来这样?’我咋还木有明白呢? “我这也是小孩没了娘,说来话就长。”黑衣大汉重重的叹了口气:“一言难尽啊,有酒么?” 楚阳再次瞠目结舌。这位仁兄的思维可真够跳跃性的,前一刻叹气,下一刻居然就开始要酒喝……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…… 似乎看到了楚阳的担心,黑衣大汉拍拍胸脯:“没事,有酒尽管拿来;不碍事;再重的伤,也是要喝酒的嘛;哎,借酒消愁哇。” 楚阳脸上抽搐了一下;借酒消愁还能这么用的,你现在伤这么重,再借酒消愁,消死你丫的…… -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