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严峻的局势【四更爆发求月票!】 - 傲世九重天

第一百一十七章 严峻的局势【四更爆发求月票!】

“现在要注意的就是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:像唐心圣这样的人,他会有无数的方法逃出铁云城。”楚阳沉思着:“而且,这位唐心茶……究竟是不是一个单纯的书生,会不会身负绝世武呃……也是很难说的事情。这一点,需要通知天机堂,仔细的查。” “我居然遗漏了这么多!”乌倩倩倒抽了一口冷气。楚阳的这番分析,有应对,有反击,从第五轻柔到唐心圣的心理,分析了一个遍。 乌倩倩突然觉得,若是让楚阳真的抓住了唐心圣,极有可能让第五轻柔吃一个大亏!当然,若是楚阳的推测完合正确的话。 不过楚阳的分析之中,也漏了一件事,被乌倩倩敏感的找了出来:“楚阳,你说了这么多,却还没有说……若是敌人的那位王级高手真的来了,你该如何应对?我们该怎么阻止?或者布置?” 楚阳揉了揉太阳穴,皱眉道:“这也是我唯一顾忌的一点;我们没有王级高手坐镇;面对对方的王级高手,我们没有好的办法。” 楚阳叹了口气:“太子那边倒是肯定有;要不然,第五轻柔也不回放着能够轻易刺杀太子的可能而不下手;但,只要他来保护我,太子那边就危险了……而这个险,我们不能冒。” 乌倩倩不由花容失色,道:“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?” 楚阳目光深沉,缓缓道:“我只盼望……他来的不要这么快……”说完,却又自己摇了摇头,道:“不过以第五轻柔那种雷厉风行的作风来说,这个人,此刻很有可能已经在路上了……” 乌倩倩顿时觉得心里沉甸甸的,看着楚阳的眼中,几乎有了泪光闪烁。 她知道,楚阳只有武士修为,面对王级高手的刺杀,几乎没有半点的还手之力!而现在的补天阁,在对方王级高手的面前,几乎就是形同虚设! 楚阳心中也是苦笑。 这事情若真是按照自己猜想的这样,那么自己身边还真的没有保护力量。顾独行现在出去招兵买马,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;而莫成宇现在重伤,估计好的不会这么快;再说,就算有出手的力量,也要防备黑尼…… 至于成子昂这样的刀尊……楚阳估计对上王级高手也就是一个送菜的料子…… 万一黑魔与金马骑士堂高手一起找到了这里,那么就是同时超过三位王级高手来找自己的麻烦!这样的阵容,就算是前世的自己,那也是万万抵挡不过,更何况现在武士修为? 更何况,除了第五轻柔和黑魔这边之外,很有可能还有一个燕家…… 这事情还真是有点大条。 楚阳闭上眼睛,冥神思索着,想要在这一团乱麻之中,找出一条路……来躲过或者化解这次危机…… “这些都只是我们的猜想,或者不会来王级高手……”乌倩倩弱弱的道。 “绝不可能。我们都能想得到,第五轻柔又怎么会想不到?要知道,以第五轻柔的老谋深算,只有比我们想的更长远,而决不会遗漏什么!”楚阳轻轻地道。 算无遗策。第五轻柔当得起这四个字。就连现在的莫天机,也还是个毛头小子,远远没有历练到神盘鬼算的地步。而第五轻柔却已经在这样的境界里沉浸了好多年。 他怎么会想不到? 楚再静静地想着,眉头不经意之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。半晌,也理不出一个头绪。 若纯是智计,楚阳纵然算计方面不如第五轻柔,却也不会这样束手无策。 但面对这样绝对的武力,却真的是想不到办法。 躲,是躲不过的。 铁补天那边不可能给自己保护;据楚阳估计,铁补天身边就算是有高手,也不会很多,最多一两个。 来保护自己,那边就空了城口而铁龙城那边,应该也有……不过那边更是指望不得口自己补天阁这边实力不够…… 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莫氏家族那边。不过……莫氏家族的无情,楚阳是深有体会的。他们未必为了自己救了莫轻舞就会帮助自己。 再说,莫氏家族来的人之中还有莫天机存在;楚阳现在对莫天机的心情很复杂;如同一团乱麻。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就算莫天机为了自己救了她妹妹而要保护自己,楚阳也会一口拒绝。这关乎到一个男人的自尊,楚阳是不会接受莫天机的保护的。 唯一的一点优势,就是楚阳自己这段时间的故布疑阵;导致他的真实面目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。或者,这是面对王级高手的刺杀的时候唯一可堪利用的一点。 “船到桥头自然直!”楚阳想不通,索性就不想;长身而起,道:“王级高手又能如何?未必就不会死!” 有九劫剑在手,只要让自己近了身,有出手的机会,未必就杀不了王级高手! “对了,楚阳;天外楼门派大比已经结束了,你想不想知道结果?”乌倩倩努力地想让楚阳轻松一下。 “哦?谈昙如何?”楚阳神思回转,想着乌倩倩说的话,突然感觉天外楼这三个字,居然这么遥远……师父、师弟…… “这一次大比很残酷。”乌倩倩道:“几位师叔座下弟子,死伤不计其教……谈昙,没有参加……” “嗯,死的人,以二师伯、四师伯、六师伯等人的门下居多吧?”楚阳微笑。 “额,你怎么知道?”乌倩倩睁大了黑溜溜的眼珠。 “我怎么不知道……”楚阳心中苦笑,天外楼的内奸,极有可能就是这三个人。李劲松已经定了,另外两人乃是最大怀疑对象。 “这次大比的奖励比前几届要丰厚多了;”乌倩倩羡慕的眨眨眼:“我刚听说的时候,几乎要跑回去参加大比了……” 楚阳心中暗笑。先抛出重利诱惑,然后许以门派地位;诱使这几个门下弟子自相残杀……以乌云凉的手腕,想要做到这些,根本不难。 看来,鸟云凉已经在着手清理天外楼了。而谈昙没有参加,可能走出于保护他的心理。 门派清理的差不多的时候就是鸟云凉前来铁云的时间。到那时候,也就是最大的陷阱的开端,也是天外楼最大的危机了…… 但愿……时间再拖后一些吧。 楚阳心中默默想着近段时间里,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…… “我先去将唐心圣抓起来!”楚阳叹了口气,施施然出门而去,瞬间之前还皱着眉毛,但心事一旦放下,却顿时云淡风轻…… 唯有乌倩倩在房垩中愁眉紧锁,苦苦思索着;如何才能让楚阳躲过这一劫呢? 想到楚阳可能会死乌倩倩突然心痛如绞。 楚阳为什么被逐出门墙,她不知道;为何逐出门墙之后,又来到了铁云,她也不知道。但她却知道,楚阳不会时不起天外楼!楚阳在铁云有这样的地位,对于天外楼来说,是最大的好事! 楚阳不能死! 或者还有其他的心思在里面,乌倩倩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急躁什么,她只是苦苦的思索着,眼珠不断的转动…… 终于…… 乌倩倩的目光放在了楚阳放在房间的,那代表着“楚阎王”招牌的狰狞面具和那一袭黑袍上,久久不动…… 楚阳出来,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真垩实面貌。一路招摇过市。 唐心圣,就住在铁云城之中,一个很不起眼的官员府第;从外面看,就跟一般的民居毫无两样丝毫看不出这竟然是一位朝廷大员的住处。 只有门口一个大红匾额,上面写着“唐府”二字,显示着这院落里的人那不同于寻常的身份。 这是!栋三进的大房子。位处于民宅边上,门口是一条南北的天路从大门口处,有一个三岔路口。 一般官员的房子,都不会选在这种地方,因为人声嘈杂,鱼龙混杂,一来乱糟糟的,大家都喜欢清静,二来危险。 在房子右面街道上,还有几处是其他官员的府邸,相隔都不近,若是单纯以官员的房子来看的话,唐心圣的唐府基本就孤零零的吊在了外面。 在房子后面,很明显还有一片树林芋蔓延出去。 楚阳看着这房子的结构和位置,不由叹了口气。这房子分明也是刻意为之,便于逃走,也便于私下里做什么事情,更便于与外人联得…… 只不过,官员的房子一般都是朝廷所赐,唐心圣用的什么方法才能搞到了这里? 三岔路口,一个浑身褴褛的老头儿,正在老眼昏花的摆着一个小摊子,上面放着几斤瓜子。距离他不远的一棵大树下,两个老者,正在聚精会神的下棋,似乎对这闹市的喧嚣不闻不问。 楚阳漫步走了过去,伸手抓起一把瓜子,在手中一抛一抛,神色动作,充满了轻浮,歪眉斜眼的问道:“老头儿,你这瓜子有仁不?” 老头儿急忙点头哈腰,道:“这位公子爷,瓜子没仁怎么卖,那小老儿不就成了坑人了么?” “看看,这个是空的……”楚阳伸手一捏。叭的一声,捏开了一个。 “就是仁小了点,嘿嘿……”老头儿尴尬地笑着,道:“小公子可以选西瓜子,这个实撑,公子捏捏试试……这白瓜子还没长大,咳咳……” “哦……”楚阳抓了一把,扔下几枚铜钱。这个老头儿,正是成子昂所扮,刚才楚阳问话,便是问他最近的情况;而瓜子是空的,乃是约定好的暗语。 西瓜子可以捏捏试试……也就是说西边的房子可以去看看;但不能保讪…… (又是四更!兄弟姐妹们,应该看出什么苗头了吧?哈哈,月票投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