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敢跟我一赌? - 傲世九重天

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敢跟我一赌?

(今日第一更!), “在这边。”楚阳带着铁补天等人,向牢房走去。走到门口,成子鼻打开门,然后楚阳和铁补天、两个影子共是四人走了进去;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。 牢房并不阴森潮湿,反而很干燥,很干净。在角落处,竖着一根足有人的腰那么粗的一根铁柱子,而唐心圣全身镣拷锁链,被捆在了上面;见到楚阳进来,甚至还露出了一个安然的笑容。 似乎被捆在这上面,也如是安卧在家里床上一样舒服。补天阁的人已经为他恢复了本来面目,乃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俊秀书生的样子。 铁补天背着手,缓缓走了进来,冷电一般的目光看着唐心圣;良久一瞬不瞬。 唐心圣温和地笑着,一如在朝堂上与铁补天奏对。 “唐大人,你与第五轻柔是什么关系?”铁补天背着手走到正中间的一张桌子后面,缓缓坐在了椅子上。 他并没有问你是不是奸细,而是直接问的,与第五轻柔的关系。这能给人一种错觉,就是:你的情况,我们已经全盘掌握,不必否认了! “太子殿下问这句话,有些太想当然了。”唐心圣呵呵一笑:“我唐心圣现在虽然身为阶下囚,但也不是被人逼供之辈!” “这么说,你真的是大赵的奸细?”铁补天闭上了眼睛。 “我不想承认,从你第一句话诈我,我也想过耍赖……,呵呵,这只能说,我的心性修炼还不到家;还有些想当然。”唐心圣洒脱的一笑:“既然到了这种地步,难道还容得我否认么?” 铁补天叹了口气,道:“唐大人,你很有能力,也有手段。孤一直很敬重你,一直很器重你;甚至想过,若是将来有一天天下太平…便启用你做我铁云的宰相……呵呵,孤对你寄予重望,却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是被你骗了十年”、 铁补天这句话说的很是情真意切,被绑在铁柱上的唐心圣也沉默了一下,想起了以往君臣相得的融融之乐,不无感叹的道:“太子殿下对唐某的确不薄,奈何两国交战,各为其主。唐某也是唏嘘不已。” 他顿了顿,笑道:“唐某占的最大便宜,便是当年入铁云,太子殿下年岁尚幼,不能发现唐某的伪装;等到太子长大,却都已经盖棺定论,因此才让我在铁云安稳了十年。若是换做现在的补天太子,恐怕进来的第一天,就被揪出来了吧?” 说完,他自嘲的笑了两声,道:“太子殿下聪明睿智,胸怀天下,乃是一代雄主!奈何生不逢时,对上第五轻柔,任何天才,也只有灰飞烟灭的下场。” “第五轻柔?”铁补天吸了口气,用一种感伤的口气,眼中却射出了锐利的光泽:“第五轻柔的确是一代枭雄,而正因为这样,唐大人,我才更需要知道,你所知道的,一切。” “我不会说。太子殿下也应该知道这样的回答这样的结果。”唐心圣和煦的笑道:“太子殿下,请看在我还未为铁云造成巨大损失的份上,现在的我,还是有无过,还请太子殿下……,为我保留一份尊严。” “尊严”,铁补天目中神色变幻,似乎闪过了一丝矛盾,但终究还是低低的叹息一声,站起身来,负手走了出去,走到冉口,站定,淡淡地道:“让他说!” 说完,向楚阳招招手,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。这位补天太子,终于还是表现出了铁血的一面。 楚阳也跟了出去,与铁补天并肩在檐前站立。他能感觉到,现在铁补天的心里,并不好受。 牢房垩中突然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,紧接着就听见唐心圣惨烈的大吼一声:“杀了我吧!” “啊~啊~”然后便是一连串的惨叫,还夹杂着唐心圣咬着牙迸出来的呼喊:“铁补天,你们用这样卑鄙的手段,折磨一位强者,不觉得羞耻么?我只是想要一个体面的死,你也不给么?” 铁补天静静地站着,如玉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。 “楚先生,对于这个人,孤很惋惜。”铁补天负着手,静静的道:“孤曾经很欣赏他的能力……。” 楚阳面具后翻了翻白眼,道:“那是自然,能够让我们觉得惋惜的敌人,才是最可怕的敌人!若是敌人让我们看不起,那我们也不须如此大动干划……。” “不错。”铁补天微微领首,道:“如此折磨一位强者,一位智者,实在非孤本心所愿;不过,他脑袋里知道的东西,孤却必定要知道;若不是如此,孤宁可给他一个痛快。也非常愿意给他一个痛快。” 楚阳沉默了一会,道:“在这世上,有些事不能勉强,而有些人,也是就算将他全身骨头都拆了,也不会说一句话的。而唐心圣,就是这种人。我在抓到他的第一时间,就对于撬开他的嘴没有抱丝毫希望。太子恐怕要失望了。 铁补天默然,半晌道:“未必。孤那两个侍卫,可几乎就是从地狱出来的,孤对他们的手段很有信心。只是……对唐心圣来说,残酷了些。” 楚阳微笑,道:“华,太子可以拭目以待。” 铁补天轻轻的笑了起来,道:“楚御座,要不要和孤打一个赌?” 楚阳笑了:‘1难道太子殿下赌性还很大么?什么赌?” “就赌唐心圣说不说。”铁补天道:“我赌他说,若是我赢了,楚御座可否在铁云留下来?不管什么时候!孤很希望,与你一起开创一个铁云盛世!” 说着,铁补天转过头,看着楚阳,眼中充满了真诚。对于当初与楚阳的一番谈话,铁补天始终耿耿于怀。这样的人才,不能永远留在铁云,实在是一种损失。 楚阳这段时间的表现1更证实了这一点! 现在,铁补天显然在做又一次的努力。 “太子又要失望了。”楚阳微微一笑,不着痕迹的移开了目光道:“那好,我赌了;不过若是我赢了1我想去皇宫大内的药材库和藏宝库去一次,从中挑选一些东西。” 楚阳一直记着,莫轻舞的伤,那半颗九重丹” 楚阳的条件,似乎与铁补天的条件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但两个人自己心里都知道,这是自己目前最在乎的事情,“” “好!一言为定!”铁补天大喜,举起了手掌,显然是要与他击掌为誓。楚阳看着铁补天的手掌,不由心中一动。铁补天的手掌嫩白纤细,修长,而且,比自己的手掌几乎要小两号的样子…… 这,还是一个男人的手掌么? 铁补天见楚阳注视着自己的手,不由脸上神色一变,不自觉地有些微嗔道:“你赌不赌?发什么呆呢?” 楚阳顿时醒过神来,尴尬的笑了笑,举手迎了上去。 “啪”的一声,两兵手掌击在一起。 双掌相触,楚阳只觉得铁补天的手掌绵软之极,似乎还带着无比的嫩滑,不由笑道:“太子殿下当真是保养得不错。” 铁补天一怔,闪电一般把手缩了回去,哼了一声1略有些粗声粗气的道:“击掌为誓,九死不悔,楚御座,你可不要反悔哟。” 楚阳哈哈一笑,很笃定的道:“我是绝对不会输的!” 两人对望一眼,铁补天看着楚阳脸上的狰狞面具1笑道:“楚御座故作神秘,可有效果?” 楚阳嘿嘿一笑,不予置答,反问道:“太子以为呢?凡是安排,便不会无的放矢。” 铁补天哈哈大笑。 良久,牢房内的呻吟声越来越是微弱,却连成了一片,带着颤抖…… 又过了一会,一个影子飘了出来,脸色阴沉,眼神有些狂怒。 “如何?”铁补天并没有回头,信心满满的问道。 “铁口钢牙,撬不开。”影子有些惭愧。 “呃?”铁补天惊愕的转过身:“什么都不说?” 影子点点头,目光怒意之中带着一丝钦服,道:1‘这么硬的骨头,实乃生平仅见。” 铁补天沉默了下来,道:“进去看看。” 走到牢房门口,往里一看,连楚阳这样的铁石心肠,也不禁的有些反胃。这两个影子,倒真不愧是从地狱出来的,里面的唐心圣,已经不形。 浑身伍没有皮开肉绽1但一狠狠的青筋,却几乎鼓出了肌肤,到处虬结着,如同一条条小蛇在唐心圣身上游走,甚至1两条筋挤在一起,宛若具有了生命一般自己蠕动,慢慢收紧,竟然能将骨头勒断,” 咔牛的声音不断传来;唐心圣双目怒凸如铃;已经叫喊不出也呻吟不出声音,但眼中神色,偶尔恢复正常也是浓浓的嘲讽” ‘、阴阳霹雳分筋错骨手!”楚阳心头重重的一震。这是天下间,最残酷的刑罚,受刑的人,必死还要难受数百倍,能熬得过这样的刑罚的,普天之下可说绝无仅有! 而这位唐心圣,竟然熬了过来! 这一刻,楚阳对这位奸细的硬骨头1心中感到了由衷的欣赏。虽然是敌人,但这样的好汉子1却是天下罕见! 铁补天脸上掠过一丝潮红,清晰可见的起来了一层细细的小疙瘩,咬着牙问道:“还有没有别的办?” 两个影子沉默着,却是同时摇了摇头。 铁补天失望的叹息一声;却是脱口赞道:“好汉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