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杀不杀? - 傲世九重天

第九十八章 杀不杀?

“不要说了……呃嗷……”顾独行崩溃的摇着手,看着楚阳迷惘的脸,几乎就想在上面打一拳:太郁闷了!这么一个小糊涂,却不明不白的升级了,自己还不知道这种情况多难得,我追求这种境界好几年了还一次也没进入…… 这么一想,顾独行心中突然涌起来一股想要大哭一场的冲动:我……我才是最需要升级的人啊! 楚阳也没有办法,他何尝不想顾独行尽快升级?毕竟,现在自己实力弱,升一级两级的没什么大用处。但顾独行现在却是剑宗五品了!哪怕升一品,也是提升巨大的战斗力啊。 但感悟这种东西,却要看个人的悟性机缘的。若是顾独行机缘不到,将自己感悟到的东西告诉他,反而是耽误了他,会导致他终生都不刚进入自己告诉他的这种境界! 自己的,才是自己的!别人悟到的,再怎么说那也是别人的思想。怎么一样呢? 若是顾独行悟到了,那么楚阳再旁敲侧击的提示一下,就像是剑魂对楚阳所做的那样,就是最好的结果。但顾独行悟不到……那就说什么也白搭! 这个道理,楚阳懂,顾独行也懂。所以两个人才郁闷起来。 “那……那种境界你怎么进去的?”顾独行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,但刚说出口就摇了摇头:“算了,估计这个你也不知道。那种玄妙的境界,若是你知道了你也就进不去了。” “高明!你懂得真多。”楚阳翘起了大拇指,夸奖了一句。但这句夸奖却让顾独行脸上阵红阵白,更加懊丧了…… “我不知道我怎么进去的,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升级,更加不能把我悟到的个人感悟说给你听,但我只知道一点。”楚阳看着顾独行,缓缓道:“那就是……你太急了!须知欲速则不达!你越急,越是什么都得不到,什么境界你都进不去!一味的苦练,也只会将你自己练废掉!” 顾独行一怔。突然站直了身体,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。 楚阳这句话,如醍醐灌顶一般,唤醒了顾独行。 他静静地沉默了一会,呼吸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平静,慢慢的道:“不错,是我太急了;这是我的心魔。毕竟,你的感悟,你的晋级,那是你的事,你的机缘!而我,有我的感悟,有我的机缘。何必强求?我只要自己的就行。” 楚阳微笑起来,深深道:“万事,最终要靠自己。” 这句话,是他刚才最深层次的感悟。武道感悟不能跟顾独行说,那会害了他。但人生感悟却无妨。 “靠自己!”顾独行右手紧紧的握住了剑柄,整个人便如一柄出鞘的利剑,发出锋锐的气机。眼神渐渐地亮了起来! 靠自己,并不是说就要拒绝朋友的帮助,就要孤独一生。而是……根本要靠自己,心境要靠自己…… 这一点,顾独行当然明白。 “楚阳!兄弟!你又帮了我一次!”顾独行眼睛看着东方即将亮起来的天色,轻轻地道。 “你说过,若我的面前是刀山,踩着你上,你毫无怨言。”楚阳莞尔笑道:“那么我在过刀山之前提前帮你一次,又有什么?” 顾独行微笑起来,笑容里却罕有地充满了温暖;他轻轻的、低声重复道:“是,若你的面前是刀山,我会让你踩着我过去!” 这句话,他说得很轻;几乎没有声音发出来。楚阳也只看到了他的嘴唇在蠕动,并没有听见。 但顾独行却知道,自己等于是立下了一个誓言。 他更知道,刚才楚阳虽然是在开玩笑,但顾独行相信,若是有一天,自己的面前是刀山,楚阳恐怕也会做与自己同样的选择。 有些话,不必说出来。留在心里,比什么都好。所以顾独行没有说出声音,等于是,从自己的嘴里,说到了自己的心里…… “过了明天,这里围墙就该起来了。这里的房间,我也让他们盖着,我要出去一次。”顾独行看着轻柔动荡的湖水,道:“我们只在这里坐着,高手不会来找我们。我去选几个人,也去……杀几个人!” “好。那么,这里就交给我。” 顾独行缓缓道:“我这一次离家出走,也是借助了一个机会。天地异象出现,九重天变动;整个中三天和上三天,都有人下来历练!而且,都是各自族群或者家族的出类拔萃之辈……” 他话还没说完,楚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:“你是说,想要把这些人拉进来?”心中却是一动:天地异变?三天汇集?家族历练?这……又是代表了什么? 前世,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啊。有这些家伙在下三天的话……会怎样?命运会怎样?大陆局势会怎样?有影响么? 顾独行想了想,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没把握。”再想了想,还是摇头,叹了口气,说道:“也没把握。” 楚阳笑了,他明白顾独行说的这两个“没把握”的意思。第一是对拉他们进来没把握,那些人,一个个都是天纵之才,岂能屈居人下?第二,就算拉进来一个,若是不服管制,甚至想要鸠占鹊巢的话,也没有把握阻止或者是斩杀! 毕竟,这些小祖宗们出来,岂能不带着强横的保镖?以楚阳和顾独行两人的力量,毕竟还是太弱了…… “你的义父的两个儿子,这一次下来的是谁?”楚阳问道。 “两个,都下来了。”顾独行淡淡的笑了笑:“只有他们两个竞争,怎能不分个高下?”顾独行的笑容中,有着淡淡的讥诮的味道。 “干掉他们如何?”楚阳认真的提议道:“他们曾经那么欺负你,那么容不下你;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?” 顾独行身躯一震,复杂的目光看着楚阳,轻轻道:“若能杀,我早杀了。”他转过身,默默地道:“他们再不对,也是义父的儿子,义父就这么两个儿子。而且,是小妙姐嫡亲的哥哥!若是他们两个死了,恐怕义父和小妙姐都会崩溃;而整个顾家,也后继无人!” “其实我比你更想杀他们,但我永远也不会杀他们!因为顾家,因为义父对我恩重如山;因为小妙姐……”顾独行轻轻地道:“若是他们遇到危险,我还要……保护他们。” 他苦涩的笑了笑:“很矛盾是么?” “顾独行……”楚阳由衷地道:“你是个真正的汉子!不,应该是男人!杀,是汉子;不杀,是男人!” “杀是汉子,不杀是男人……”顾独行喃喃重复道,过了一会,才笑了起来。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又静静的站了一会;看着东方天色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道:“天亮了,我走了。最迟一个月,我会回来。” 说完,不等楚阳答话,他双臂一振,便如大鸟一般凌空而起,竟然不走浮桥,两脚在水面上交替点了两下,就到了对岸。远远的招了招手,身子晃了两下,就不见了。 湖水表面,荡漾起顾独行踩踏过的涟漪,缓缓扩散。